這是我以前(最新)的小說,還是不定期的更新。。。
挖坑樂樂也,填坑苦苦的~~~
《絆‧夢想與回憶》序

從前,在森林附近的小村中,有一位小頑童因不想念書而從家中逃跑出來。
「快給我滾回來,臭小子!」站門口的男人氣沖沖的向小頑童大叫,這人正是頑童的父親。
小頑童聽後一面逃跑,一面回頭向他裝個鬼臉道「笨蛋才回來。」
不管父親怎樣大叫大罵,小頑童也不理會,跑進森林中。
他急速的跑,跑啊,跑啊。不知不覺便來到河邊。
小頑童看着河,河水很清淅,可見底中的小石小魚。小魚兒正自在的快樂暢泳。
他便二話不說,脫下上衣。〝噗啦〞一聲跳進河中耍玩着。
「唔...」清涼的河水,加上魚兒在他腳下與他追逐,真是樂透。

突然~~~~
「啊~~~~~」一把少女的尖叫聲傳來...
好奇的小頑童便朝向聲音的方面跑去,一看...
啊!是位仙女,一位手握着小畫板,非常美麗可愛的小仙女喔!
小仙女的美貌差點讓小頑童看呆,但是,偏偏小仙女正被一群野獸包圍着。
見義勇為,天不怕地不怕的頑童看見這情況,馬上撲向。拿了小仙女的小畫板向野獸奮力擲出,破出缺口,拉着仙女逃脫。

倆人成功擺脫野獸群,逃到河邊。雖然,他們都沒事,但小頑童在逃走時弄得傷痕累累,背上更留下一條深深的爪痕。
仙女看見小頑童的狀況,雙眼閉上,雙手合起,高聲唱起歌來。
小仙女的歌聲有點低沉,卻有着難以形容的悅耳動聽。而且這歌聲如魔法般,令小頑童身上的擦傷癒合,只是背後的爪傷還是這樣。她只好用手帕把爪傷手忙腳亂地包紮好。唔...看來仙女是第一次用魔法療傷失敗...
小頑童看着小仙女用心地為自己癒傷,爪傷是令他叫苦連天,不過內心反而有着說不出的暖意,嘴角上翹。

療傷後,他們更開始聊天玩耍起來,而小仙女為了報答小頑童的捨命相救,把小畫板送給他,更教他畫畫。
倆人過了一個愉快的一天,天黑了,小頑童不得不回家,與小仙女依依不捨地道別後便回家。
第二天,小頑童再次從家中逃跑出來,回到與小仙女初次見面的河邊,希望能再次與她見面。
但是,她一直也沒有出現。接下的一星期也是。
他彷彿跌進深淵中,淚留下。回到家中,他躺卧在床上想:原來失去重要的東西是多麼的痛苦。那麼,身邊的一切一切,也有可能像仙女一樣消失的...

因此,他開始去珍惜目前的一切,不再是小頑童,努力讀書,與父親的關係也改善。
而且他每一天念書後,他也來到河邊,用小仙女送給他的小畫板畫畫。希望在某一天再能遇上她時,讓她看看她教出來的成果,還要感謝她,讓自己得到很大的體會。

「不行、不行...」我坐在調整室的椅子上,戴着耳筒失望地轉頭說。「這人也不是我想像中的聲音。下一位...」
坐在我旁邊的監製無奈的說「這個也不行?她不是講得很有童話味道嘛?」
「雖然,我同意你是有童話味道,但又怎樣?她講得一點趣味也沒有,不能表達出故事的韻味...」我目無表情,鐵定的否決。
監製只好把另一盒錄音帶放進播音機中,然後對我哭說「老大,你快一點決定人選吧!你再這樣我們又要開通宵了。我想回家睡覺喔~~~~」
「對不起,這是不能的。最多宵夜我請客,慰勞您吧!」我摟着他,抱歉着。
他用力把像八爪魚般痴纏的我推開,無力的說「知道了。我們還不如快聽下去,讓我趕快脫苦海吧!」
「嘻...我知道監製大大一向都好好人的。」我笑嘻嘻的奉承着。
「唉...誰叫你是我老板嘛...」他按下〝p1ay〞的掣,繼續聽聲優們的錄音。

平時的動畫製作,挑選聲優可能不用這樣嚴緊,只要比較合適也行。
不過今次的動畫卻大不相同,它是我把我與〝她〞的回憶改篇成的動畫,所以一定要做到完美的,一絲不苟的。
這段回憶,也快是五年前了。

pigpo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